【立委x创创】余宛如:能解决消费者及社会问题的就是好生意!

分类:潮流金融 261赞 2020-06-13 491次浏览
【立委x创创】余宛如:能解决消费者及社会问题的就是好生意!
从内发声,期待体质的改变

余宛如原本为了推动公平贸易,改变商业一切以利润为导向的思维,进而促进商业关係中权力的公平分配而成立生态绿。然而在自己创业经历中,可以清楚看到台湾的大环境对青年世代的创业家相当不友善的;因此当获知被新创圈推荐、同时也获得民进党提名时,就决定站出来,走到体制内为青年世代发声。「我的作用就是当台湾新创年轻人的发声筒啦!」余宛如笑着说她心中认定自己这席立委的定位。

她认为,创业是一个资讯十分不对称、不透明的领域,而且社会大众普遍不太理解创业的议题,也经常有误会;看不清问题,可能让政府与新创圈都白忙一场,甚而造成台湾产业转型、创新创业不断失败。因此需要有人能够代表民间跟政府对话,同时为社会把关,促成台湾体质的改变。「其实从过去的实际经验来看,我很清楚创业这件事政府不用扮演太多角色,但必须在关键的地方出手,与民间一起搭建良好的生态系。」余宛如说明,自己是如何从整体视野中找出创业者的「痛」,进而深入她每一个所关心的法案与议题。

像是现在在科技创业领域中,大家普遍都认识到一件事:「从创业第一天起,就要想着国际市场!」也因此余宛如认为,有策略与总量管制地开放国际人士来台,能藉由外籍人士的经验与人脉,带动新创产业的国际化,更快速地为台湾年轻人打造国际舞台。可是社会上同时也出现「为什幺不用本国劳工」的质疑声浪。这也是她为了忠实呈现新创议题,并让社会大众理解创业者的切身需求,在这其中所扮演的桥樑角色。

新创要的不是放烟火的政策

如果把台湾跟许多其他国家相比,可以发现台湾年轻的创业者处在一个相当不公平的位置。新创产业注重人才、技术与资金,跟过去着重劳力、土地与资产的代工製造产业不同;而前者在当代更是全球流动。但是在台湾,无论资金、法规、还是人才政策,都与创新所需要的环境冲突。核心的问题在于不重视人、市场与国际化。

台湾一直以来是以生产导向的思维,而不是市场导向的思维,因 此有很好的技术或是产品,却不知道市场在哪里。余宛如认为, 法规调适、政策工具,其实都很好模仿,但是台湾一直学不会的,是「了解市场」。余宛如说:「我们已经告别过去大量生产、靠 大众媒体行销的时代。当国际分工的链结重组、台湾面临产业升级、但市场变动快速的时候,我们必须开始累积自己行销、做品牌的能力,但台湾一直忽略这一块。」余宛如指出,未来的产业发展,更需要社会科学与跨界的人才参与,真实的了解社会、使用者的需求,做好市场调查,找出有价值的市场区隔,再谈创新。像是国外知名的加速器 Y-Combinator 或是 500 Startup,都让进驻的新创者,能专注地找到市场需求与商业模式。

此外,政府应该带头协助,让大手牵小手,促进产业转型。余宛如举新创公司 Ifit 为例,Ifit 是国内最大的网路瘦身与健康社群,能够知道粉丝的需求在哪里;推出的瘦身商品,不仅贴合消费者的需求,所带动的消费潮,更帮传统产业找到新的商机,并出口到海外。如今的新创产业,许多与生活风格、社会企业及科技网路相关的公司兴起,推动合作,是台湾产业转型的契机。而新世代对于社会问题较有参与改变的热情,绿色消费者、社会企业、B 型企业、公平贸易企业等,显示新的商业思维正在崛起,

而面对整体环境的快速变迁、全球的各种困境,为新创找到「灵魂」,这是政府推新创政策时,可以努力的方向。像是法国政府体认地球暖化的威胁,积极鼓励各种再生能源、电动车、绿色产业的新创 ; 英国政府更从政府採购等面向,扶持社会企业等着手。从社会企业领域而来,她相信能解决消费者问题、社会问题的,绝对会是好生意。如果不打破旧有的思维,资源永远在旧有的迴圈里流动,一般人也感受不到推动新创的重要与好处。

从金融切入,为创业找活水

目前余宛如在立法院隶属财政委员会的一员,虽从表面看来,并未符合许多人期待,进入跟创业最直接相关的经济委员会,但在财政委员会这里反而能从创业最核心部分之一,也就是「资本市场」的角度,好好监督行政机关,进而改善台湾创业圈缺少资金的问题。余宛如说,过去资金都在为资本市场服务,而不是为创业者服务,许多年轻的创业者有技术、有想法,但是没有家世背景、没有房地产做抵押,就难以从金融体系取得资金,在募资的过程,牺牲了自己的权益。过时的作法,扼杀了台湾资金投入新创的活水、更扼杀了年轻一代的机会。

余宛如举例,「我在总质询时,就问过政府为什幺要带着台湾银行打亚洲盃,『钱』进中国与东南亚?台湾银行业因为恶性竞争、 体质不良,所以收益不高。政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却带着银行进行亚洲布局,让台湾的银行进入现在资金外逃的中国市场,不但高曝险带来高风险,还帮人家发展产业。银行应有将存款转化成投资国内产业、推动产业创新转型的社会责任,但是台湾的年轻创业者,就算得了奖,但若没有房地产做抵押,就很难借到钱。 缺乏创新的信用工具,不是年轻人的错,而是政府的怠惰与责。」

【立委x创创】余宛如:能解决消费者及社会问题的就是好生意!
余宛如认为台湾的银行因为恶性竞争、 体质不良,无法有效将存款转化成投资国内产业,

因此她会在此基础上,好好监督金管会并推动银行对内投资。另外,参考国外鼓励天使投资人投资新创事业可抵税的做法,余宛如也在质询时,询问财政部长张盛和,张盛和回应可考虑提供减税的诱因,鼓励个人投资人扶持年轻人创业,因此余宛如请财政部研拟方法,希望能鼓励天使资金活络新创产业,让台湾资金不要只有进入房地产与股市一途。

顾社会责任,推共好企业

她另一个关心的议题则是「企业社会责任」。企业社会责任在国际已经倡议多年,在国际逐渐成熟,甚至即将成为国际贸易谈判重要的指标,台湾企业如果不能尽快跟上,将成为进入国际市场的贸易壁垒。反之,如果尽早协助台湾企业达到企业社会责任指标,将是台湾击败红色供应链的利器。事实上,台湾政府 于 2010 年发布「企业社会责任实务守则」,加以近几年因食安、 环境汙染及化学危害等问题严重,强化办理公司治理评鉴,纳入企业社会责任评鉴项目。证交所及柜买中心并于 2014 年底发布「上市公司编製与申报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书作业办法」,列管需强制编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书的产业种类,不过这些行政措施,目前皆无法源作为基础。

因此她在 4 月初召开公听会,提出对企业社会责任立法的初步构想。余宛如一共提出《公司法》等七部法的修正案,希望广徵社会意见,让在民间实施已久的企业社会责任,能有明确的法律定位。余宛如表示,推动企业社会责任,绝非只是追求那一 纸报告书,而是希望牵起各界的手,一起与企业面对更严峻的国际挑战,以及未来社会的课题,创造共好的经济。此外,她也持续关注社会企业、B 型企业等动态,随时了解国际趋势与台湾实际状况,做好民间与政府沟通的桥樑。

新创改革,该谈该做的实在太多

「现在的问题是长期累积的结果!」虽然国民党政府推出了创新创业相关的政策法令或政策,像是闭锁型股份有限公司、国发基金创业天使计画、vTaiwan. 等。不过问及对这些政策的看法时, 余宛如提醒我们,「新创圈过去已给了执政者八年时间,但它是到了近年才听进新创圈的声音,短短一年多要真正促成台湾产业转型,显然还有太多事没做!」余宛如指出,打造新创生态,政府需要更多横向与开放的沟通。

余宛如解释,未来新政府与新民意期待的是「不一样的沟通方式」。国民党政府的确相当关注经济与财政部分,但他们的沟通模式是内部且封闭的,常常就是找产业界的少数领头人来听取意见,做或不做,被邀请的人有时也未必知道,然后对外说有「共识」;这种沟通模式不仅无法听取到其他的声音,久而久之也会让人民、企业失去信任。而未来新政府包括新创产业在内的诸多政策,应与各界充分沟通,进而在社会中产生共识才去执行。

另外目前行政体系各单位有相当严重的本位主义,举例来说,就算目前行政院已号称有「创业圆梦网」的整合性平台,但实际上 还是各部会各管各的,若没有中央特别指示协调工作,仍然只关 心自己的 KPI;或是在有些政策里,看见某些部会不熟悉商业,但却要它们辅导创业,简直只能以「灾难」来形容;预算编列没有核心绩效,散落在各种执行计画中。再者,政府施政的「质」性 指标不出来、採购标案不改变、继续拿旧方法做新的事,所有的改革政策,都仍然只是在扼杀人力、浪费预算、看不见政策未来 的价值。

科技发展不能脱离社会与人性

身为为新创发声的立委,余宛如也对现今科技业主流概念之一的「共享经济」提出了她的看法。「其实我非常喜欢共享经济。出自对环保的热情,我觉得这个世代的物质真的过多了。但我们可以透过共享经济,用科技与网路分享我们多余且零碎的资源。」像在接受 INSIDE 採访的上个时段里,余宛如正与日媒提到「母奶银行」的议题。 不过她也自认不是个科技万万岁的人。余宛如以英国社会学者 Zygmunt Bauman 的文章为例,说到 Facebook 事实上会透过演算法让我们看「爱看的东西」,而有陷入同温层、扼杀与社会对话的能力、甚至有自绝于社会的隐忧。「任何科技都有它的社会层面,而我会同时思考这个面向。共享经济是新创发展迅速的一个领域, 像是 Uber 或是 Airbnb,透过国际资本的支持,快速将共享经济的便利扩散到世界各地,但也对原本社会带来一些冲击与影响,像跨境税收、劳雇关係等议题,这类公司都必须回应上述问题,而 我也会以立委的角色,告诉政府该用什幺态度面对它们。」

【立委x创创】余宛如:能解决消费者及社会问题的就是好生意!Uber 这类透过国际资本支持的共享经济必须回应对社会的冲击,

谈到台湾数位人才的议题方面,在她眼中,台湾的强项是在内容与创意。未来世代所需要的人才,需要具有跨界思考能力,而程式教育当然重要,但也不能失去文化与创意的底蕴,因此程式教育会是众多跨界养成中的一部分,而非全部。优秀的程式工程师不能只有良好的编码能力,更需要多元的价值观来感动人心,才能开发出人们每天使用的产品与服务。

而从她对科技业的观察来看,硅谷本身已历经三到四轮的产业更 迭,所有的技术人才是不断经历重组又分散的状况下流动,从中获得多元视角与能力,进而带动产业创新。然而过去台湾产业的更动并没有像硅谷或其他地区那幺快速,相对缺乏类似历练的高阶管理人。所以新政府的政策之中,余宛如认为「广邀在 Google 或是 Facebook 等网路科技公司的高阶经理人来台,与新创圈多多交流或从事培育工作,让创业圈能快速衔接国际人脉与资源,是让台湾新创产业提升国际竞争力的有效做法。」

「国家确实需要创新与创业带动经济成长与体质改变,但目前台湾对于新创发展仍然在探索;而关心一个议题也同时需要广纳四面八方的声音;作为一个不分区立委,就像一个螺丝钉,紧紧地把民间新创的力量与政策锁紧,因为台湾没有时间失败了。」余宛如很清楚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。

余宛如数位小档案

最近在看的电视剧或书籍
戏剧:纸牌屋
书:《经济发展理论》by 约瑟夫·熊彼特

最近常用的 app
CHOCOLABS 的追剧疯

电脑和手机品牌
电脑:Mac Air
手机:iPhone 6s
其他电子产品:Apple TV

欢迎加入「Inside」Line 官方帐号,关注最新创业、科技、网路、工作讯息
【立委x创创】余宛如:能解决消费者及社会问题的就是好生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