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立委x创创】硅谷律师蒋万安:立法必须一步到位,国情不同不是

分类:自然电视 704赞 2020-06-13 973次浏览
【立委x创创】硅谷律师蒋万安:立法必须一步到位,国情不同不是

说起国民党立委蒋万安,你会想到什幺?很帅?父亲是蒋孝严?也许还有些人知道他是美国宾州大学法律博士,曾在硅谷担任律师。

但除了这些外在的标籤,蒋万安到底是一个什幺样的人,他为什幺会想从律师转战国会立委,在当选之后,他又想为网路圈、科技圈做些什幺?

与网路圈的缘分,从学生实习就开始

但在某一次的暑期实习机缘下,蒋万安决定换个环境,选择到位于美国西岸 Palo Alto 的律师事务所实习。而那也是第一次,蒋万安把自己的目光从原本的纽约金融重地,转移到高科技产业的大本营硅谷。

【立委x创创】硅谷律师蒋万安:立法必须一步到位,国情不同不是

毕业后,他顺利获得了在该间事务所工作的机会,就此走了一条与同校其他同学完全不同的职涯道路。2005 年,适逢硅谷就业市场复甦,他开始大量接触有关科技公司和新创团队的案子,渐渐与网路科技圈产生密不可分的关係。

尤其,事务所附近又邻近史丹佛大学、柏克莱大学,常常有学生拿着自己的好点子上门寻求协助,这也让蒋万安对于如何协助一个团队从设立公司、股权分配,以及事后与创投的融资谈判,甚至是后期的公司併购或 IPO 相当熟稔、有经验。

把当律师的所见,放进心底带进国会

说起自己回台参选立委的过程,蒋万安说,很多人都以为他是为了要从政才回到台湾,但事实上他却是因为和同事共同开了律师事务所,并打算在亚洲设立据点,再加上想让小孩在以中文为母语的环境成长,遂而在 2013 年搬回台湾。

还记得自己刚回台湾时,透过朋友的介绍,蒋万安认识了许多台湾新创圈的团队,也参与过不少经济部中小企业处的修法会议,比如讨论股票面额制、可转换公司债,或闭锁型公司专章等,但几次的修法会议下来,往往最后都没有实际的结论。

【立委x创创】硅谷律师蒋万安:立法必须一步到位,国情不同不是

举例来说,他就曾遇过有新创团队打算把公司设在海外发展,但整个作业流程,从找代办公司、股权架构的处理,到投审会的审查等,种种程序除了至少得花费二十到二十五万不等的新台币,更不用说之后每一年的维持费用,对新创团队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。

再者,长达至少三个月的作业时间亦是另一项考验,尤其光投审会的审查时间就需要快一个月,这可让许多台湾的新创公司错失不少良机,毕竟创投是不会等人的,一旦你让他们等,当他们看到其他国家像是韩国有推出类似的产品或服务,他们就会转而把资源投注在别人身上。

也因为类似这样的情况层出不穷,更加坚定了蒋万安想走进体制内为其所见所闻的台湾新创困境,找出解决方案的决心。

把在法律的理性,化做监督政府动力

以去年刚完成修法的闭锁型公司法来说,就是一个立法立意良善,却有些美中不足的例证,蒋万安说。

其实闭锁型公司法在行政院政务委员蔡玉玲的推动修法下,已着实跨出很大一步,他表示,在修法之后,原本过去新创公司没办法做的,现在都可以做了,像是成立闭锁型公司后,可运用劳务或信用出资、可发行複数特别股、可发行无面额或有面额股票、可发行可转换公司债等。

只可惜,有关劳务或信用出资这块,最后的版本还是加上了出资额的上限,要求实收资本额 3 千万以下的闭锁型公司,入股上限不得超过发行股份总数的 50%,而 3 千万以上者,不得超过 25%。

对此,主管机关的说法是新法案需要循序渐进,但相比于欧美、新加坡、香港都没有此项限制,蒋万安认为,这样的限制就好比在高速公路上设了 40 公里的速限一样,难以真正实现该法案最初为了新创团队着想的本意。

据 3 月 18 日经济部给他的回覆,自去年闭锁型公司专章修法后,目前有 75 家公司申请成为闭锁型公司,而同一时间,台湾新成立的公司就有近三万家,闭锁型公司占的比例几乎微乎其微。当然,这其中牵涉到的因素也包括政府宣传不够、很多会计师和律师对闭锁型公司法令不熟悉,不敢冒然帮团队设立等,但出资额的上限肯定也是其中一个关键的因素,蒋万安说。

虽然目前从通过设立闭锁型公司的实际状况看来,大家在劳务或信用出资这块都只佔资本额比例的 30% 左右,足见 50% 的限制看起来影响不大。不过蒋万安却认为,换个角度想,真的需要信用或劳务出资需求超过 50% 的团队,是否因法令限制本来就不会上门申请了?

不仅如此,若站在鼓励国外的优秀创业家来台设立公司的角度来看,这同样是个屏障,毕竟国外是没有这样的限制的。

有关法案美中不足这件事,蒋万安其实有和政委蔡玉玲讨论过,而双方对于这件事都觉得可惜,毕竟一个法案施行后,要再修,也不是那幺容易,对此,蒋万安的学习是:

拚一个网路强国,台湾产业全数位化

面对接下来的四年,蒋万安有什幺努力想要达成的目标?

为了鼓励更多在职民众进修资讯相关技术能力,比如学习程式语言、大数据分析或者金融科技等课程,他未来将提案把相关课程的进修学费纳入综所税扣除额项目。

毕竟不论是餐饮还是金融,台湾各行各业都需要学习更多的资讯相关技能,提升工作效益、带动产业转型升级,而政府类似的鼓励作法,将能大幅提升民众进修的意愿。

另外,在去年针对创投产业或文创产业通过的有限合伙法,蒋万安也认为有修法的必要。因为从法令通过至今,台湾的有限合伙组织数量目前仍挂零。而究其主因,是因为国际上其他国家的有限合伙组织採的是「穿透课税」原则,政府不对有限合伙组织课徵营所税,而是待企业有获利并分派给各个合伙人时,再予以课徵个人所得税;但台湾这边仍是双重课税,让人有一头牛被剥两层皮的感觉。

在金融科技上,他则认为,政府应该抛弃过去计划经济的思维,释出更多资源,并放宽过去高度管制的产业,以最近大家都在讨论的热门议题 Apple Pay 为例,他就觉得 Apple Pay 登台能让台湾民众享受付款的方便,有益于带动台湾的行动支付浪潮,况且像是答应放行的新加坡或澳洲,难不成就不会有逃漏税、资安外洩的疑虑吗?「有,一定有,只是人家的配套都做足了。」

在教育上,蒋万安表示,他其实相当认同近来由国家教育研究院所规划的 107 课纲草案,将程式设计列入国高中阶段必修课程,但面对台湾校园程式教育的师资、学校课程编制、硬体资源建置等是否能实际跟得上执行的期程,是令他比较忧心的地方。

而身为立法院社会福利及卫生环境委员会委员,蒋万安最后也不忘针对医疗体系提出建议。他认为,政府和医疗相关院所的手上是握有大量、有用的资讯,若大家能持续朝着资料开放的方向努力,未来若再次遭遇类似过年爆发的大规模流感疫情,第一线医护人员将可不必再透过电话,就能轻鬆协助民众转诊、安排床位。

台湾人才不输硅谷,缺的是环境资源

这是已在硅谷身经百战过的蒋万安对台湾新创团队的观察。他说,我们缺的是环境和足够支撑这些人才的资源,所以如何借镜同为先天条件不足的新加坡和以色列,是我们可以学习的。

以新加坡来说,他们的政府就很清楚自己需要什幺,也很积极得把握手上的每一个机会。像是最近,硅谷专门教授学生开发 APP 的 Make School 仅是前往新加坡参加为期二天的新创论坛,就获得新加坡政府的投资,新加坡政府甚至希望他们在当地设立分公司、开课程,并协助在 3 年内培育当地 400 名的工程师。如此做事的积极与魄力,让蒋万安感到印象深刻。

最后他则期许,未来有天台湾也有机会做到从扶植一个 idea 开始,一路到该公司融资、IPO,最后成功进入资本市场的案例。他说,台湾需要这样一个经验、这样一个有效率的政府,才能吸引更多新创公司往这个方向前进。

你还想更认识蒋万安吗?5 题快问快答,解答就在影片中!
  1. 请问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什幺样的人?或成为什幺样的立委?
  2. 你对蔡英文最想说的话是什幺?
  3. 你对国民党最看不惯哪一点?
  4. 用一句话形容你对网路科技的看法或感受。
  5. 你觉得台湾社会当前最大的问题是什幺?
蒋万安数位小档案

最近在看的电视剧或书籍
戏剧:金装律师on Netflix
书:《The Art of the Start 2.0: The Time-Tested, Battle-Hardened Guide for Anyone Starting Anything》by Guy Kawasaki、《The Industries of the Future》by Alec Ross

最喜欢用的 App
CamScanner、台湾高铁 T-EX、Send Anywhere

电脑和手机品牌
电脑:MacBook Air
手机:iPhone 6s

【立委x创创】硅谷律师蒋万安:立法必须一步到位,国情不同不是
欢迎加入「Inside」Line 官方帐号,关注最新创业、科技、网路、工作讯息
【立委x创创】硅谷律师蒋万安:立法必须一步到位,国情不同不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