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评》如何忘记一场学生运动?评《五四读本》

分类:通讯设计 530赞 2020-06-16 227次浏览
书评》如何忘记一场学生运动?评《五四读本》

2018年11月24日,台湾地方选举、公民投票的结果,印证「太阳花学运」进步、世代正义的红利用尽。政治、舆论场域中的竞争朝向常轨复归。进步、年轻等品牌,本身不再一呼百诺,而必须与保守、建制角逐说服力及号召力。「儘快忘记『太阳花学运』」既已在清理战场的反思声音中出现的当下,身在台湾的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另一场百年前发生在中国的学生运动?

大块文化的《五四读本》,以编年体的形式辑录50篇五四运动时期的时人文稿;编者陈平原在序言中自陈,该书的编辑策略在「呈现犬牙交错的对话状态」,求详也求实。这种再现五四运动的方针,实际上对应着当前台湾回顾五四运动时无可规避的态度:

如实、建设性地识读五四,唯有忘记「五四」。

我们习于召唤的「五四」,从来不是五四。《五四读本》的序言细数选文中以北京大学关係者的作者为最;另外,以《新青年》作为出处者又为最⋯⋯同时交代上述的倾向不出于偏颇,而有时代因素作为脉络。实际上,该书选文之齐全,恰恰反映着数十年来,台湾、中国等地奉为「改革」、「前进」精神源头,一再召唤一再回归的「五四」,莫不受到各国各地主导论述的审查与筛选。

以台湾为例,选文中的陈独秀、李大钊、鲁迅等人,在很长一段时间中,被排斥在台湾所惯习的「五四」论述中。五四新文学运动的面向,一方面在台湾的「五四」之中被放大,同时也被偏废。新文学运动对于「最适切、实用文学语言」的论争,实际上是国族文学的论争;同时,在钱玄同、周作人等人文中,更能够窥见此一「国族文学」的体认里,有国体、社会、阶级等线索。

这些线索,日后不仅撕裂了一群志士,最终更撕裂一个国家。而不愿意或不敢直面撕裂的各方,将要掩埋有损己方颜面的线索。然后,他们要一再召唤他们各自奉为「传统」,实则为「节本」或「洁本」的「五四」。

更进一步看「五四传统」在台湾的延续,会看见更多嘲讽性的矛盾。《五四读本》的选文断代,终结在「新文化运动取得决定性胜利」的1922年。所谓「决定性胜利」,在精神层面上,无非传统儒家体系的思维经受根本质疑;在文学层面,则是文言一举被认定为陈旧的文学形式。

然而,2010年代后期的台湾,还在经历课纲中文言、白话选文比例的攻防,还在追求婚姻平权的路途中一再听闻反动的一方亟言「维护传统家庭价值」。矛盾的是,坚持文言选文比例、捍卫「传统价值」的一方,却也是最积极表述「五四传统」、召唤「五四传统」的一方。

凡此种种,是如实识读五四前,必须忘记的「五四」。《五四读本》详实的五四文本,同时在召唤着阙如的五四文本。

阙如的是作为片面的国族传统之外,东亚脉络中的五四。以《五四读本》中1915年至1922年的断代为基準,整个五四运动座落于日本国「大正时期」(1912~1926)的中叶。形式上作为发生于中国的学生运动之五四,其思想、策略、能动性的根源,不能够不考虑彼时「日本以致于中国」的知识传递向量。将中国的五四运动归还于群众运动、社会运动风起云涌的「大正民主」东亚脉络之中,实际上是忘记「五四」作为一个片面而不準确召唤咒语的方法。

阙如的也是一旦以「台湾」作为立足点,必要认识到五四运动中「国族文学」、「文学语言」的论争,并非只发生在中国;1930年代初期,殖民地台湾的乡土文学论战,触及了一模一样的问题、一模一样的关怀。然而,在长远的时间中,1930年代发生在台湾的「国族文学」、「文学语言」论争,即便时至今日,尚未被认可为一模一样的传统、一模一样的根源。至今,他没有和「五四」一模一样的经典地位。

五四仍然要一再被召唤的未来中,片面而偏颇的「五四自助餐」必须被忘记。如实、建设性地识读五四,唯有忘记「五四」,还他一个超越「一中」的东亚视野,一个知道必须数算台湾的东亚视野。

五四读本:掀起时代巨浪的五十篇文章
编者:陈平原, 季剑青
出版:网路与书出版
定价:48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编者简介:

陈平原
广东潮州人,文学博士,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(2008—2012年任北大中文系主任)、长江学者奖励计画特聘教授、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。先后在日本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、德国海德堡大学、英国伦敦大学、法国东方语言文化学院、美国哈佛大学以及香港中文大学、台湾大学从事研究或教学。曾出版《触摸历史与进入五四》、《作为一种思想操练的五四》、《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》、《中国现代小说的起点》、《千古文人侠客梦》、《中国散文小说史》、《从文人之文到学者之文》、《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》、《作为学科的文学史》、《当代中国人文观察》、《老北大的故事》、《大学何为》、《抗战烽火中的中国大学》、《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》等着作三十余种。

季剑青
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,获文学博士学位。现为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文化所研究员。主要从事中国现代文学、民国北京都市文化方面的研究。着有《北平的大学教育与文学生产:1928-1937》、《重写旧京:民国北京书写中的历史与记忆》。译有《中国现代女性作家与中国革命:1905-1948》、《赵元任早年自传》。编有《传灯:当代学术师承录》(与张春田合编)、《北平味儿》。论文亦散见于《文学评论》、《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》、《近代史研究》、《中国文学学报》等刊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