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大学生会长:很多人说,台湾要撑香港,但其实更多时候,我觉得

分类:通讯设计 108赞 2020-05-22 371次浏览

很多人说,台湾要撑香港,但其实更多时候,我觉得是香港在撑台湾。今日的香港不只可能是明日台湾...

我是台大学生会长,凃峻清。

很高兴今天可以在这里与各位相遇,今天是九月一日,台湾没有人罢课。如果今天这是香港大学的开学典礼,或许就不会有这幺多人出席。不只是因为罢课——全港罢课的日期是9月2日,不是今天——更是因为,可能会有人在昨晚的街头被警察的子弹射中、被来路不明的白衣人士攻击,甚至是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幺法的状况下被拘捕。所以,很高兴我们还能有这样的机会,和平的在这里自由的谈话,自由的思考民主社会的过去与未来。

很多人说,台湾要撑香港,但其实更多时候,我觉得是香港在撑台湾。今日的香港不只可能是明日台湾,更是昨日台湾——如今台大可以算是台湾最自由开放的校园,但在过去,这所学校里也曾有警察进入校园逮捕学生,留学国外的年轻学者,回国不久陈尸校园,至今真相未明;学生发行刊物会被审稿、学生组织不是由学生直接选出、而宿舍还有宵禁,甚至是,像我现在这样说话,稍后下台就是被逮捕的时候,因为四处都是党国的眼线和告密者。现在的香港人,正在用肉身告诉台湾,独裁的中国不可信任;而过去,也有许多前辈,承担生命的危险,甚至牺牲的可能,为今日的台大、今日的台湾打开了民主自由的空间。

记得这一切,是为了记得,我们都身处在历史里,我们也都身处在社会里。历史告诉我们的是:校园中、乃至于台湾社会目前所拥有的自由与民主体制,是脆弱的、是在抵抗强权压迫之下开展出来的、是需要争取与捍卫的;而从社会的角度的思考则是,我们必须意识到,自己身处在一个更大的群体与社会结构里。有人积极抵抗,成果回馈到整个社会;而也有些人,就只是幸运的享受了更多的资源。

就像是在座应该有许多人都和我一样,来自都会地区、明星高中、中产阶级的家庭,从小不愁吃穿,有机会补习,有时间从事课外休闲,这些给了我们努力的理由,再加上不需要努力就可以得到的资源,我们在升学体制的竞赛里没有被淘汰,而是坐在这里,取代了那些被淘汰的人。

升学不是一场真正公平的竞赛,台大也不是真的在所谓「第一学府」的光环下就完美无缺。校园内,劳动条件恶化、学术伦理问题频传,甚至是校长遴选发生诸多争议;而在校园外,台大校地侵佔原住民传统领域、校务基金投资高污染产业。说出这些,不是想指责各位,而是要谈「我们的责任」:得到了社会的资源之后,我们能否成为积极行动的那个人;台大是台湾资源最多的大学,能否负起社会责任,积极面对并解决诸多问题的存在。

未来一年,台大学生会会积极在学生的权益与生活上推动改变。台大学生面临许多困境,小至日常生活的个人困扰,再到校内决策的权力结构,让学生所面对的问题难以改善,乃至对社会议题的无力感以及对国家处境感到紧张。来自学生的学生会,应该集结起学生分散的意见与行动能量,串连起同学们集体的无力和追求改变的力量。不论是艺文、活动或是为学生发声、改变学生不公平的处境,我们一起倡议与实践,更自由、平等、友善的校园与日常。

我鼓励大家,在大学的这几年,要努力的追寻梦想,学习知识,积极行动。当我们有了目标,我们更能坚定地向前迈进,听起来不难,但有许多人四年都在为了自己未来何去何从烦恼,因此找到与知道自己想前往的方向,比任何经验分享都对人生有所帮助。朝向梦想与目标迈进同时,我们需要坚实的知识基础,唯有思想与知识,能够成为我们行动的后盾,而这里所指的知识,具有多元的形式,不要独尊书本上的知识,有更多知识是实作中学到的,或者在互动中养成的,乃至于身体的知识。最后,有了知识与方向,更需要积极的行动,才能往希望的方向前行。我们也要记得,我们不只是学生,不只是台大某个科系的学生,更是属于这个时代,台湾的青年,世界的人。

台湾社会有许多发生中的不公平,全世界有太多的苦难,香港的命运,就正和台湾互相联繫。五十年前,约翰蓝侬写下,「让我们一同想像,没有天堂、没有地狱,只有头顶一片蓝天的世界」,或许我们都在作梦,那幺我也想邀请大家跟我一起作梦,为更好的校园、更好的社会、甚至更好的世界,共同努力。

祝大家开学愉快,我们在校园中、街头上,乃至社会的其他角落相见,谢谢大家!

※本文获台大学生会 NTUSA授权转载,原文出处

学生台湾知识校园香港台大积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