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文学的顾望与前行 阮庆岳、廖玉蕙与杨佳娴谈百年百家

分类:评论人工 765赞 2020-06-24 711次浏览
台湾文学的顾望与前行 阮庆岳、廖玉蕙与杨佳娴谈百年百家

(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)2018 年,九歌出版社为纪念创办 40 年,推出由陈大为、锺怡雯主编的华文文学百年选集,其中台湾卷分为新诗、散文与小说等三大类,每类共计两册。在台北国际书展期间,九歌出版社以「台湾文学的顾望与前行」为题举办讲座,邀请阮庆岳、廖玉蕙与杨佳娴谈华文百年百家。

台湾文学的顾望与前行 阮庆岳、廖玉蕙与杨佳娴谈百年百家

「陈大为与锺怡雯的编法不仅以台湾为中心,马华与香港也有自己的专卷,极端有企图心,是一场大型的文学行动。」作家杨佳娴说明,选集最安全的作法通常是挤进越多人越好,每位作家选一篇,但他们编选的名单很有趣、风格非常强烈,似乎不怕得罪人,据她统计,洛夫、余光中、罗智成与杨牧就选到四首诗。

杨佳娴也提到,同个诗人可能会有风格相差很远的作品,像杨牧是一位个性严肃、很有学问的处女座诗人,作品经常引经据典。但两位编者顾及杨牧不同的面向,挑了一首名为「猫住在开满荼蘼花的巷子里」的诗作,可以看到杨牧写「猫猫」,有很可爱、很生活化的用字,甚至让人觉得他是被盗 ID 了。

台湾文学的顾望与前行 阮庆岳、廖玉蕙与杨佳娴谈百年百家

「这部选集的品味与态度很鲜明,这很不容易,我相当敬佩。」阮庆岳说明,做《华文小说百年选.台湾卷》特别难,上下两册,百年才选出 32 人,他很惊讶七等生、王祯和与陈映真等三位重要作家没有选入, 70 与 80 年代的宋泽莱、张大春与舞鹤更通通没挑上,到现在的吴明益也没有进来,但这代表编者的态度很清楚,也有个人的品味。

不过,好的作品没有被收录到选集,有时是因为创作者不愿被挑选年轻时期的作品。小说家阮庆岳表示,假设你真的被选进去,你情愿被选最新的作品,也不愿意被选少作,每个创作者多少会有这种情结,就好比你写得那幺久,大家还是觉得你年轻时写得最好,那情何以堪,无法面对自己。

台湾文学的顾望与前行 阮庆岳、廖玉蕙与杨佳娴谈百年百家

「散文选以编年史的概念收录,并按照发表的年代来排序,这个做法非常好,可以看出时代的风尚不同。」作家廖玉蕙指出,《华文散文百年选.台湾卷》从赖和开始收录,到最后选了郭强生,两人的作品相差 89 年,看得出散文的变化很大,而赖和〈竹筢先生〉作为第一篇也很有意义,内容具有反抗意识。

廖玉蕙也幽默说道,这部散文选很重要,因为散文在台湾不受到文评家青睐,这是事实,但她要老实告诉各位,散文家通常写得最久,当小说家纷纷撤退、诗人接着退场,王鼎钧到九十几岁依然在写散文,还写得很好,而她也是今天三位讲者之中,最应该感到骄傲的。

台湾文学的顾望与前行 阮庆岳、廖玉蕙与杨佳娴谈百年百家

关于选集的「遗珠之憾」,九歌总编辑陈素芳回应,陈大维很有个性,但还是有一定的美学标準,像夏宇、王祯和与张大春都是不愿意作品被放入任何选集,林泠则是不愿意年轻时期的作品被收录。此外,还有一个很大的困难,就是出版社找不到作家的后人谈版权,所以许多选集都看不到张爱玲、三毛与梁实秋。

台湾文学的顾望与前行 阮庆岳、廖玉蕙与杨佳娴谈百年百家